当前位置:首页 >> 装修施工

芝罘旧夕阳桃色劫56节能

发布时间:2020-10-28 来源:装修施工 点击:0

「芝罘旧夕阳」桃色劫

五。

正月里,大庙的古戏台上异常热闹。各路戏班使出自家的看门本事,生旦净末丑尽显浑身的解数,个个争奇斗艳。大庙的老戏台座南朝北,恰与北面的庙堂正脸儿相迎。庙堂上,供奉一尊海神娘娘林默的塑像,香火颇盛,整日烟雾缭绕。小城人,逢年过节要兴办社戏,祭祀海神娘娘,以护佑出海打渔的人,也图个年景风调雨顺。

这戏台构建的讲究,前出的瓦檐儿下,彩绘的横梁上,悬挂着一块若大的牌扁,写巨观两个遒劲的颜体榜书,台口儿两旁竖笔直的青石柱子,阴刻有俊秀流水般的大楷行书楹联。左记:乐奏钧天潮汐声中喧岛屿;右记:宫开碣石笙歌队里彻蓬瀛。后来,大庙的正堂拆除了,可这个戏台孤伶犹存。好似它的存在,就是为了见证,小城发生的岁月故事,一件一件粉墨亮相。

水灵灵的翠玉,早已挂亮了戏码牌面儿。正月初三至初九日,献演三场炮戏连台的本戏《榜》《狸猫换太子》和《石头人招亲》那天,锣鼓一响,台下人头攒动。翠玉侧身亮相,她无意扫了一眼,见台下前排的八仙桌子中间,斜坐着本市商会的会长大黄牙心里不由得忐忑。说起这个大黄牙,他姓黄,满口的牙齿被烟熏得焦黄,镶了几颗金牙,平常一笑,就满口灿烂,故而享此绰号。此人的腰杆子挺硬,兜里的银元叮当响,人前背后说起话来硬气,在小城商界的台面上,说一不二。尤其,这个人当时120位国际艺术家被邀请至此还有个傍戏子的嗜好,无论哪家戏班子,只要有个名伶妙角儿,加上几分姿色,他的心就痒痒,必定想方设法派人登门下帖子。其实,是借着唱堂会的名义,把人拉来陪酒。待喝完唱完之后,再以酒遮面,乘情酣耳热之机,把人家大姑娘拢到床上,自顾云里雨里姿意折腾。

刹戏时,翠玉尚未来得及洗粉卸装,就有人来到她的跟前递帖子。那人晃一晃手中的红纸帖,说黄先生有请。明日午时,去黄府替太太生日唱堂会。至于,包银嘛,你就不必担心了,一切都好说。谁都不清楚,黄府里的太太一年要过几次生日?她的生日,都以黄大牙的需求来按排的。送帖子的人走当然了,翠玉便朝着他的后背,呸了一口,出出内心郁闷的恶气。

戏散,人自然散尽。

六。

人力车拉走孤伶伶的翠玉,甩下满天的星斗。突然沉默下来的古戏台,显得异常的空落寂寞。风在动,一个男人却不动。他固执地盯着被人力车拉走的清瘦背影儿。远处,还站着另一个男人,那是他的贴身小伙计儿。这个男人招了招手,小伙计赶紧来到身旁,他俯其耳旁嘀咕了几句。俩人匆匆离去。

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顺兴渔行的李福兴掌柜。他听说黄大牙给翠玉下了唱堂会的帖子,心知肚明,这条黄鼠狼子绝没按好心肠,忿忿恨恨骂了一句:的,吃着碗里的,还瞅着锅里的。可再一琢磨这事儿,却犯了思量。

来到警局。警长是李福兴掌柜的拜把子兄弟。说也凑巧,那晚警长不知为了啥闹心的事,独自喝了些闷酒,把他臃肿的身子深陷在沙发里,晕晕乎乎。人啊,若是让酒给一折腾,倒有了几分男人的豪气。听罢来龙去脉,警长把案子一拍,忿忿地说:二哥,不就是一个戏子嘛,你若是真的喜欢她,谁也抢不去!”李福兴担心他酒后之言,不堪牢靠。接着又狠狠激他一下:三弟,黄大牙可不是一个好惹的主儿。”警长一听这话里有话,顿时火气顶上脑门。他猛地扯下了披肩上的棉袄,朝地上一摔:回去吧,明日保你摆平。这算件什么事儿呀!”李福兴内心暗中一喜,表面却不动声色。先弯着腰从地上拾起了棉袄,轻轻弹了弹粘在上面的浮土,亲切地过去给警长披上。掏出怀表瞅了瞅说:时辰不早了,三弟也早点歇息吧。”一边说,一边顺手摘了别在自己上衣钮扣眼的金表链子,把一颗怀表放在手心掂了掂,顺手装入了警长的衣兜儿。

当李掌柜的往兜儿里塞怀表的一刹那,不由得心就一颤,这可是块宝贝疙瘩呀,镶钻赤金的一块实诚货。

翌日,李福兴掌柜的坐立不宁,茶食不香,直等到晌午饭都凉了,还不见个准信儿。他就派出贴身的伙计,守在警局对面的清茗茶馆里候着。李福兴则捧着个水烟袋,吸得口唇发麻发酥,吐出一蓬一蓬浓烟,懒在头顶上盘旋,聚而不散。苦闷中,小伙计回来报信了。他说:摆平了,摆平了。只是不知道采取的是什么手腕,内情也不得知。不过,警长特意嘱咐过,那个女戏子,先要到外面躲一躲,不能再待在这块地界儿唱戏了。

福兴掌柜让小伙计赶到前面帐房的钱柜上,先预支一百块大洋。又俯案醮墨,提笔给自己嫁在大连的妹子,修信一封。一切妥当,坐在那儿思来想去的,细细嘱咐伙计一定要转告翠玉,傍晚有一班去大连的轮船。行动易速不易迟,登船越早越好,且不可露出半丝风声。至于,三炮戏的后两场,失约不演也罢。看来,从今以后翠玉的戏,是再演不成了。一个女孩子家,能留个清白的身子,比什么都强,比什么都强。

打发小伙计走了,福兴掌柜添堵的心,才稍稍地松了一口气。他暗自琢磨着,只要不吃眼前亏,后面的事情,只能走一步,瞧一步。按老风俗,从每年的正月初一到正月十五,古戏台上应不间歇地连台唱戏,唯有那一年,独独空了两场戏。这件事儿,在小城内外闹得沸沸扬扬,内情谁也不清楚。翠玉从小城的舞台上,象一股空穴的来风,一夜之间便从小城消匿得净净。

未完待续,后面的故事更精彩。

杭州白癜风治疗医院
孝感牛皮癣治疗方法
威海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上一篇:马文龙女友是谁马文龙女友身份揭秘节能

下一篇:高手时代第一千零四十七章天外天第九层节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