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建材选购

秦明和素婷是在自生家见的面节能

发布时间:2020-10-19 来源:建材选购 点击:0

秦明和素婷是在自生家见的面。那天下午,雪下的很大。

自生夫妻俩在给秦明的信中,把素婷说得像天仙似的,弄得秦明的心跟猫抓了一般,在军校寒假年后的那个冷得伸出手就得不停哈着热气的破天气里,吃力地踩着厚厚的积雪,迫不及待地跑到他们家去和素婷见面。

自生岳母和素婷家住一个村,两家关系亲近。这是自生夫妻俩一心想将素婷介绍给秦明的主要原因。

自生和秦明同学多年。那个年代,农村吃商品粮的年轻人极少,而秦明作为一个农民的儿子,不仅凭自己的能耐,享受上了这种待遇,还把自己进步成一名未来的陆军指挥官,这让自生两口觉得,秦明的前途一定不可低估。自生两口可能还认为,如果秦明和素婷将来能成一家人,不仅素婷的生活可以幸福美好,高枕无忧,而且他们也能与秦明有着千丝万缕更加紧密的联系,可以得到秦明或大或小的庇护和照应。尽管自生知道秦明在中学时代是个调皮捣蛋的坏家伙,而且家里穷得叮当响,父母还经常争吵打闹。素婷那年刚从卫校毕业,被父亲文不对题地安排在县属集体企业的毛巾被单厂上班。

秦明到的时候,素婷还没有来。女孩相亲一般晚些时候才来到,这是一种无可厚非的矜持。秦明和自生一家人寒暄闲聊,等待素婷。

屋子里很冷。自生到院子里抱进来一捆长长的玉米秆,放在墙边用土胚垒成的简易火池里,烤火取暖。

玉米秆虚张声势的大火,使屋子里瞬间暖和起来。柴草燃尽的黑色灰烬,充满内容又欢欣鼓舞地在屋子上空飘飘荡荡,落满秦明的身体。

半下午的时候,素婷步行而来。素婷穿着一件咖啡色呢子大衣,黑毛领,一双深筒的黑皮靴。她的穿着打扮,显示着她与农村姑娘生活层次上的A货大佬们往往会花一笔广告费用截然不同。她的头发和肩部,落有积雪,融化后的湿气,带着她的体温,一圈一圈不规则地向空中细微升腾扩散。

素婷有些胖,不算丑,但不像秦明想象的那样楚楚动人。秦明有点失望。秦明从低矮的木凳上站起来,拍打着飘落在身上的灰烬,代替着秦明对素婷姗姗来迟的礼貌和欢迎。

自生两口第一次当红娘,缺乏应有的现场掌控经验,使相亲的局面出现了意想不到的冷场。自生老婆从门后两面墙体斜角间的铁丝上拽下一条毛巾,递给素婷擦拭头发上的水汽。素婷看着那条沁满污垢的毛巾,在用于不用之间犹豫不定。而自生则如一截木桩,不知所措地横亘在秦明和素婷之间,面部的表情,僵硬得如同一块刚从冰柜里拿出来的冻肉。等素婷用毛巾抽打完身上的落雪,自生蹲下身子,往即将熄灭的火堆里添上几根柴火,滑稽的两口就带着孩子逃离是非之地般离开了那间屋子。

屋子里顿时安静下来,只剩下柴火在炉膛里噼啪的燃烧声响。素婷羞涩地偷偷看了秦明一眼,迅速又将目光移向正屋墙面上的一幅图画。那幅图上,两个幼童手捧仙桃,在苍翠葱郁的松树掩映下,围着一位伫立的仙翁。仙翁鹤发童颜,手拄龙头拐杖,目光温润祥和。画两边是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的福祉对联。对联的书法遒劲有力,神韵四溢,是秦明喜欢的那种洒脱风格。秦明忍不住赞叹,这字写得真好。素婷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然后转过身来,微笑着说,你的字写得不错。秦明十分惊讶,瞪大眼睛望着素婷。旋即,秦明明白了原委。秦明说,你看过我的信?素婷红了脸,低下头,羞而不答。秦明说,好啊,自生他们竟然出卖我,把我的信拿给你看。素婷赶紧抬起头,神色慌张,像是央求,却又不容置疑,小声点啊,不许你跟他们说我看过你的信。

简短的对话,却行之有效地缓解了紧张而尴尬的气氛。素婷那天似乎就是在那个接点才开始兴奋起来的。她反客为主给秦明让座倒茶递烟,并且找出一盒工字牌火柴给秦明点烟。粗糙的火柴盒夹在素婷修长细嫩的指间,显得突兀而荒谬。素婷和秦明坐在火炉的对面,火光映衬着素婷年轻的脸庞,让她瞬间变得可爱起来。秦明至今仍然弄不清楚,素婷当时的脸庞,到底是由于火光的照耀,还是因为她在秦明不知道的情况下,偷看了秦明写给自生两口的信而歉疚,变得绯红透亮。素婷虽然没有秦明想象的那样八面玲珑,灵动秀美,未能给秦明体会一见钟情的那种喜悦和激动,但素婷身上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一种秦明异常熟悉的朴实和纯净。这种特有的朴实和纯净的潜质,秦明只有在老家的女孩子身上,才能隐约而清晰地看到。秦明的心,于是有了触动,整个人便起了精神,开始滔滔不绝地和素婷攀谈起来。

自生三岁多的小女孩,晃晃悠悠从里屋跑出来。她大概平时与素婷熟悉,撒娇般地把一只小手钩在素婷的胳膊上,小身体轻轻依偎在素婷的身体侧面。因为长时间受寒,女孩鼻子里流出清水般的液体,棉衣上粘着湿泥。素婷怕自己的衣服被小女孩弄脏,不自觉地挪了挪身体。这个微小的细节,被秦明不经意间回首捕捉。秦明模仿小孩子的声调,跌声跌气地问,你叫什么啊。女孩歪着小脑袋,胆怯地打量着秦明,就像刚来时她看秦明的眼神一样。她把小身体向素婷贴得更紧。秦明说,你来我这吧,别把你阿姨的衣服弄脏了。小女孩看看秦明,又看看素婷。自生老婆从里屋走出来,像是说孩子,又像是对秦明和素婷说,看看你,脏死了。然后抱起孩子要回里屋。秦明说,先别走啊,我有东西送给你。女孩听到秦明的话,在妈妈怀里扭动起来。秦明从兜里掏出一只墨绿色的水笔,对女孩说,知道这是什么吗。女孩瞪着一双水灵的大眼睛,说,笔。秦明说,你要不要。女孩没吭声,却挣扎着从妈妈怀里钻出来,跑到秦明面前。秦明将那只水笔插在她棉衣的兜兜里,说,送给你了。女孩从兜里掏出来,仔细研究着,像研究一件心爱已久的玩具。秦明说,这支笔呀,可以写出很多很多优美的字,你喜不喜欢。女孩这次的回答很干脆,喜欢。女孩仍然低头仔细研究。秦明说,那就让你妈妈给你保管好,等你长大上学用吧。女孩欢喜地说,好。秦明说,要当好学生,首先要干净啊,脸上不能有鼻涕,衣服不能有泥土。女孩的情绪黯淡下来,似乎很害羞,拽起妈妈的手跑了出去。

素婷对秦明刚才的善解人意表示感谢。她十分认真地瞟了秦明一眼,笑眯眯的眼睛里充满柔情。素婷说,你很会哄孩子。秦明调侃说,我主要会哄女孩子。素婷听出这句话一语双关的韵味,撇撇嘴说,你别稍微夸你句胖你就想喘。

小女孩又拉着妈妈的手走了进来。女孩洗干净了脸,皮肤白里透红,身上也新换了干净的衣服。秦明说,你真漂亮。女孩鼓起勇气走近秦明,将手放在秦明的肩膀上。自生老婆说,你别在这烦人了,咱出去,让叔叔阿姨说话。女孩似乎对妈妈的话充耳不闻,继续用手摸秦明的鼻子和眼睛。秦明把小女孩轻轻抱起来,说,漂亮女孩,可要听妈妈的话啊。女孩听了秦明的话,乖巧地拉起妈妈的手出去了。

天色渐渐黑下来,外面的雪已经停止,秦明和素婷起身告辞。自生两口挽留他们吃过晚饭再走。秦明戏虐地对自生老婆说,难不成嫂子想让我们都住在你们那张床上啊。秦明的话脱口而出,竟让素婷脸颊上飞起一朵羞赧的红晕。

相亲就像打仗,双方短兵相接的时候,可以势均力敌,长久鏖战。但大多的情况,总有一方兵力优胜。那天秦明和素婷见面,秦明在最短的时间内,便占领了高地,迫使素婷束手就擒。数十年后的今天,秦明想起那次精彩的对阵,以及以后和素婷交往中所发生的一切,内心依然充满一种成功后的满足和喜悦。

素婷那晚住在了秦明家。素婷回家需要穿过秦明家所在的村子,向东再走十里地左右才能到达。秦明本想送素婷回去,而半路上刮起了大风。狂风夹裹着雪粒,在寂静的旷野上嘶吼乱舞,让人寸步难行。秦明拉着素婷的手,两个人相互支撑着,在狂风之中勉强走到秦明的家门口,天已经黑透。秦明说,干脆今晚住在我们家吧。素婷犹豫了一会,无奈地点了点头。

秦明记不起那晚父亲为什么没有在家。秦明的母亲看到儿子带回去一个女孩,喜悦而紧张。她赶紧到厨房,煮了两碗热气腾腾的荷包蛋,端给秦明和素婷。而后,去给素婷准备铺盖被褥。因为秦明平时在部队,家中只有一个房间住人。房间十五平方左右,有大小各一的木制睡床两张。秦明的母亲那晚住在靠窗的那张小床上,她匪夷所思地在屋子对面的大床两头各铺了一个被窝。对于秦明母亲暧昧的另类安排,秦明和素婷相互看看对方。秦明不置可否地笑,而素婷满脸的惶惑和不安,想说什么,却最终没有说出来。

寒冷的冬季,农村的天黑得快,人睡得早。秦明母亲那晚却丝毫没有睡意。她对于可能成为她未来儿媳的素或以合作拍摄方式筹资婷,抱有一种过分的热忱和非正常的角度审查。看得出来,秦明母亲喜欢素婷,而素婷见了母亲,也感觉格外亲切。两个跨代的女人,一见如故,一直聊到深夜还不肯入睡。

灯熄之后,秦明和素婷睡在同一张床上,他们和衣而寝。黑暗的房间,飘着秦明母亲均匀而细微的鼾声。外面的风鬼哭狼嚎,刮得树枝和门窗哐哐直响,放大着冬夜的寒冷和令人不安的骚乱。与其说青春的躯体,在温暖里的渐渐复苏,并没有驱使秦明对身边的素婷在思想和行动上有任何的邪念与不轨,毋宁说秦明对于素婷的情感和欲望,尚且没有达到一定的极限,还没有超越人性的危险边界。那晚,秦明怀着那种圣洁而纯净的心,和素婷平静地度过了那个特殊的冬夜。

秦明想,素婷当初一定是真正看上了自己,要么她不可能把自己完美的身体轻易放置在她并不了解的异性的身边,也绝不可能在第二天在秦明送她回家的中午,执意让自己去见她的父母。

很多事件的发生,往往出乎人们的意料之外,而后朝着与希望相反的方向疾速发展。素婷那天本来有充足的把握,以为自己带回去的男朋友,疼爱自己的父母绝对不会反对,但事实却残忍而恰到好处地将素婷的迷梦彻底击碎。

阴历年初五的中午,素婷表姐一家回娘家,中午留在她们家吃饭。素婷带秦明回去的时候,父亲正在和表姐夫聊天。父亲也许恼怒于女儿的夜不归宿,把那份不满迁怒在了秦明的头上。也许父亲还把秦明想象成了一个十恶不赦的地道色魔。也或许认为秦明常年在外,女儿将来跟着秦明,将要忍受两地分居的巨大痛苦。更或许父亲认为,自己心疼的女儿不该嫁与秦明这样出身寒微的男人。尽管秦明的内心并没有想过要成为素婷父亲未来的乘龙快婿,只是出于不忍伤害素婷的目的,而走进素婷的家门槛的。尽管秦明在他老人家面前异常谦卑恭敬,父亲仍然继续与故意给秦明制造机会的表姐夫没话找话地闲聊。素婷父亲对秦明的不冷不热,不理不睬,甚至那种鄙夷的视而不见,严重损伤了秦明因为年轻而锋芒毕露与宁折不弯的自尊,素婷父亲对于秦明的态度,直接导致秦明勉强吃过那顿难以下咽的饭菜之后,在素婷送他回家的路上,秦明斩钉截铁地抒发着内心的愤懑和不平。秦明将自己对于素婷本身不满的初衷,恰如其分地转嫁给了素婷的父亲。秦明说,你看你父亲对我的态度吧,咱俩根本没戏。素婷听了秦明的话,竟然眼圈一红,泣不成声。

为了答谢素婷的眼泪,也为排解自己假期的孤单,秦明那晚带素婷去县城的红蜻蜓歌舞厅唱卡拉OK。素婷坐在歌厅的角落里,静静沉浸在秦明的歌声里。虚幻的五彩灯下,秦明每唱完一首歌,她都热烈地鼓掌,直到秦明精疲力竭嗓子干哑才带她离开。

你的歌唱得真好。在吃夜宵的时候,素婷夸赞秦明。素婷的话,让秦明突然想喝白酒。秦明让摊主拿了一小瓶二锅头,秦明一饮而尽。

素婷和秦明并肩走在寒冷的大街上。素婷轻轻挽着秦明的胳膊,在寂静的深夜里漫步前行。深邃的夜,让秦明觉得自己迷离而渺小。富有深意的橘色灯光,将秦明和素婷两个人的影子,定格在狭窄的街道上。

秦明感觉身体热乎乎的。秦明对素婷说,今晚住你们毛巾厂吧。素婷说。那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秦明说,你放心吧,我绝不碰你。素婷说,那好,就像那晚在你们家住那样。秦明笑笑,说,我绝对相信自己有这种自控能力。

毛巾被单厂在县城东南,素婷带着秦明,蹑手蹑脚地回到她的宿舍。宿舍里摆着两张高低床,一张桌子靠窗横放在两张床中间。由于放假,同伴都没有回来。被褥都卷在床铺的一头,上面覆盖着报纸。素婷麻利地将报纸收起来,摊开被褥,铺好床,让秦明睡在自己的床上,她躺在另外的一张上。秦明觉得素婷对于自己,像是一个多年的朋友。秦明对她根本没有侵犯的意识。洗漱完毕,秦明脱去外套,钻进被窝,很快就熟睡过去。而素婷却将台灯拧到最小的位置,看起了书。

秦明那晚做了一个梦。秦明梦见自己身处一片无边无际的沙漠。秦明费尽气力,始终无法从那片荒漠里走出来。凌晨三点,秦明口渴难耐,醒了过来。秦明摸黑倒水的响声,惊醒了素婷。喝完水,秦明却再也不能入睡。

秦明在黑暗中爬上了素婷的床。素婷没有拒绝,她甚至往床里侧移动了一下身体。秦明和素婷并排平躺在那张窄小的双人床的下铺。窗外,远处的路灯,依稀将模糊的光线苍白无力地送进来,能让秦明看清素婷的脸。素婷双眼微闭,湿润的唇柔软饱满,仿佛在期待着秦明的亲吻。黑夜,静得犹如一片湖水,而素婷的心跳,却如投进湖心的一粒石子,卷起一圈圈细碎的波纹。秦明能清晰地听到,素婷越来越紧张的心跳。秦明把燥热的唇压在素婷的唇上。素婷的身体一阵颤抖。素婷伸出手推开秦明,然后快速侧转身体,望着秦明,郑重其事地问,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共 6 74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素婷最后那惊慌失措的低声叫喊,“血。这回我可再不是处女了。”让人五味杂陈,难道这就是爱的代价吗?素婷的那份纯真,让人喜爱。素婷的那份痴情,让人动容。可是,素婷的那份傻,又让人心疼。就因为她爱秦明,就糊里糊涂的把自己的处子之身交付给了一个不爱她的人,一个当时尚在迷醉状态中的人。也许,天亮酒醒后,他并不会记得这发生的一切。突然,我就想起了一首歌“糊涂的爱”。也许,素婷的这份感情就像是歌词中唱的那样吧,“爱有几分能说清楚,还有几分是糊里又糊涂,情有几分是温存,还有几分是涩涩的酸楚,忘不掉的一幕一幕,却留不住往日的温度……”平淡的故事情节,却波澜陡生,跌宕起伏,可谓一波三折。而文中对人物的描写更是细致,字句凝练,结尾则是出乎意料,令人回味,引人思考。其实,这种结局,也符合读者的阅读心理,因为,这才是一种真实的表现。推荐!【:赵北方】【江山部精品推荐01 0 1101】

1楼文友:201 -0 -10 19:59:5 素婷,对秦明是一种爱。而秦明,他只是需要素婷而已。只是他身体的欲望在作祟而已。于是,面对这样的结局,人们只能扼腕叹息。 我心了然,净手焚香,佛在我心,你在我心。

2楼文友:201 -0 -10 21:46:41 一篇深刻的小说,让人久久回味!问好老师,感谢赐稿!

汕头白癜风医院哪个较好
轻微肝硬化吃什么药
十二岁女孩经常心绞痛是什么原因

上一篇:无论知识有多丰富节能

下一篇:遭SJ公司打脸韩庚方称没必要杜撰炒节能

相关阅读